后期太平军之悲哀:宁可死守孤城也不愿意突围而出

发布日期:2021-09-15 16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www.633939.com,俗话说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,战争年代,只有先保存实力,才能最终消灭对手,夺取胜利。当己方处于劣势时,不要计较一城一池得失,应该采取运动战方式,消灭对手有生力量,这才是制胜法宝。但是,太平天国后期,许多将士宁可守卫孤城,在明知守住之情况下,却不愿意突围而出,结果城破人亡,加快了太平天国灭亡之步伐。

  宁可死守孤城,明知守住,还不愿意突围而出,寻找新的发展机会,这是后期太平军之悲哀。九江、安庆、苏州、嘉兴、无锡、常州、天京等陷落,守城将领本可以安全撤离,却选择“留下”,与城池共存亡,实在是可惜了。

  1857年1月,胡林翼、李续宾率湘军主力2万余人抵达九江城下,凭借强大水师优势封锁江面,再次合围九江。此时,九江守将是林启荣,攻防兼备,是一位不可多得之悍将。但是,太平军没专业水师,粮食无法运进城内;翼王石达开手握10万大军,屯驻安庆,近在咫尺,却不发一兵一卒。

  坐困九江,弹尽粮绝,城池肯定守不住,但突围还是没啥问题。可惜,林启荣死守城池,不愿意带部队离开,结果17000人饿得连武器都拿不起来,全部被湘军屠杀。

  1861年5月,胡林翼军团对安庆完成合围,但有意放守军一条生,让出菱湖一路。结果呢?陈玉成不让安庆守军撤退,还派吴定彩入城协助叶芸来防守,并将各路援兵投入“绞肉机”,太平军精锐被耗尽。9月,安庆陷落,16000守军全部被杀;曾国藩为报复,下令“索城”三天三夜,让湘军大肆劫掠。

  九江、安庆守军若是突围,少不了恶仗,但苏州、天京就未必了,主力安全撤出问题不大。1863年11月,淮军、“常胜军”占领苏州外围阵地,数万大军准备发起最后进攻,夺取城池。此时,郜永宽等8大叛将蠢蠢欲动,准备将苏州献给李鸿章,双方暗地里往来不断。

  谈判期间,淮军攻势放缓,李秀成也察觉到内部出现问题。为此,李秀成安抚8大叛将,“今我主蒙难,尔是两湖之人,尔我不必相害”,郜永宽则表示愿意追随忠王殿下,绝对没二心。接着,李秀成找来谭绍光,希望他能跟自己离开,不要留在苏州等死。结果呢?谭绍光拒绝离开,被叛徒刺杀身亡,苏州陷落;李鸿章背信弃义,屠杀城内4万放下武器的太平军。

  1864年2月,湖北、安徽、苏南、浙江等基地丧失殆尽,天京之围注定无法解除,但湘军还没完成合围,突围之希望很大。可惜,洪秀全拒绝李秀成“让城别走”建议,下令部队吃“甜露”,也就是杂草,与湘军厮杀到底。结果,城池陷落,湘军再次劫掠、屠杀。

  坚守城池,勇气可嘉,但并不值得,九江、安庆、苏州、天京固然重要,但明知无法守住,还不突围而出,寻找新的发展机会,实乃大错。战争年代,保存有生力量,才有望战胜对手,夺取胜利,但太平军却没领会到战争之真谛。

  作为农民起义,太平军将领从未摆脱“小农意识”,小富即贵,不思进取,是他们的真实写照。清朝剥削压迫,底层群众无法生存,只能揭竿而起;一旦占领富庶地方,衣食无忧,自然就没啥斗志。此时,他们只想守住既得成果,而不愿意去追求更大利益。

  因文化政策失误,又破坏传统,太平天国没能争取到广大知识分子支持;洪秀全身边没有一位类似张良、诸葛亮、王猛、刘伯温等超级军师来出谋划策,制定长远发展规划。如此,太平天国领导集团在战略规划上“短见”,只想守住一亩三分地,过着“小天堂”生活,而不愿意继续奋斗,争取更大收益。长期以往,广大将士小富即贵,不思进取,没了昔日斗志。

  死守孤城,拒绝突围而出,不只是小富即贵,不思进取心理这么简单。洪秀全糟糕透顶的“封地制”才是根本原因,也是太平军将领不舍得放弃城池之关键,因为城市就是他们的“私产”;为保护私有财产,可以不顾一切,乃至付出生命。

  天京事变后,为防止地方诸侯势力过大,出现第二个杨秀清,洪秀全在太平天国统治区内全面推行“封地制”。在“封地制”下,将领几乎都是“王爷”彼此之间没有明确隶属关系,而是各自为政,在自己辖区内当土皇帝,无人能奈何。

  安庆之战,几乎所有将领都希望撤兵保存实力,但陈玉成不乐意,非要把各路精兵投入“绞肉机”。因为,安庆是陈玉成基地,没安庆,陈玉成就没发言权;别人可以无视安庆,唯独陈玉成不可以。李秀成《自述书》言:“战守各不争雄”,大伙只管自己领地安全,而无视队友危机,最终被各个击破。

  综上所述,太平天国后期,广大将士小富即贵,不思进取,在“封地制”下,他们只想守住眼前的私有“财产”,却缺乏奋斗拼搏之意识。面对清军进攻,他们死守各自领地,却不愿意救援对方;宁可城破人亡,也不愿突围而出,保存有生力量。就算突围而出,他们又能去哪里?难不成去“抢”队友领地,让清军看笑话。后期太平军之悲哀:“封地制”下,宁可死守孤城,也不愿意突围而出。